• 小说2014-01-16

    Tag:

    托初中语文老师的福,挺小就养成了阅读的爱好。这么十几年下来看过的书也不少,只是良莠不齐,兼之书的种类杂乱,看了也就是看了,只图看书那一时爽,如酒肉一般穿肠而过,也没积累下什么真正的知识来。

    自从高中开始混文学论坛,杂七杂八的故事看了不知道有多少,恶俗小说也没少看。正是烂小说看多了,才明白好小说有多难得,以及好作品为什么好。明白了好作品的好,于是对于“世界名著”们也有了不一样的看法。所谓的“世界名著”,其中多少不过也就是烂俗的言情小说,人物苍白,对白煽情,故事情节做作——或许它们在属于它们的那个时代,因着勇开先河而有不可取代的地位。但是到了如今,再将这些小说列在“XX本必读名著”名单之中,实在有点强人所难。对于我来说,就好比吃了多年精米的人,被迫去啃窝窝头,还要作享受状,大声赞美如何美味。啊~反正我是做不到……

    最近接连看了几本网络小说,每一个人物形象都如此立体生动,语言流畅,包袱也抖得漂亮,情节发展也尽是意料之外而又情理之中,看得我欲罢不能,又想拜倒在作者姑娘脚下,山呼万岁——看的小说越多,越觉得写小说是件技巧、天赋、脑力、体力一样儿都不能短的工艺活。作者就是她所架构的世界里的神,每一个人物都是她徒手捏出来的,赋予他们样貌、性格、学识、各自不同的生活经历,然后又让他们活过来,拥有自己的爱恨情仇,从提线木偶变成活生生的人,一步步把故事演下去。这对于我来说,接近神迹。反正我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甚至觉得不可想象。

    看汪曾祺的《旧人旧事》,里面说到他年少时遇到的那些人和事,讲讲他们的际遇,也会说到自己创作过的小说里哪些人物是借了他们的原型。以前听说过小说作者的第一部作品里都会有浓厚的自身印记,却没想到大师书中如此多的人物都有来历。那是不是每一个写出好作品的作者,都在故事里植入了自己身边人事物的影子?平常作者一生之中可能有一部作品就会耗尽心血,投入全部感情,成就一个好故事,但也极有可能一生仅有此一次。但像汪曾祺老爷子这样的,一生无数奇遇,跌沓起伏,身边奇人奇事无穷无尽,方能成此大家吧。这么说来,成为一个好的小说家,天赋、技巧之外,际遇也是不可少的了。亦或是,天赋其实就是际遇所促成的吧。

    这么一说,倒是可遇而不可求了。

  • Bye 2013,Hi 2014! 2014-01-02

    Tag:

    说好昨晚就要写年终总结,可是几次打开博客又关掉,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直到看到小伙伴们一个接一个地写出长长的总结,就有一种大家都交卷了而我还在咬笔头冥思苦想的感觉。

    Bye 2013

    2013是可以被写在我个人大事年纪里的一年:结婚,辞职,离开父母又再次回到美国——好像是有很多事情可以写的。也许是因为这一件件“人生大事”都是面无表情心无波澜的状态下完成的,所以竟然写不出来任何感想,回想起来也就只能感慨一下计划赶不上变化吧。如果提炼一下2013的重点词,大概就是妥协,调节,自省,填补。“大事”都那么平淡地过去了,反而是这一年里的几次旅行让我印象更深刻些。

    五月,回到油田,又见着了小时候的玩伴和叔叔阿姨们。那些在水杉林里疯跑的男孩儿女孩儿们已经出落成漂亮姑娘和帅小伙儿,各有各的精彩生活,而记忆中永远年轻的长辈们也终于显出一些老态来了。重游儿时的游乐场,才发现原来记忆中气派的小火车原来这么袖珍,一屁股坐进一节车厢就再也容不下第二个人了。还有桃林梨园广华寺,油焖大虾藕梢莲子热干面……故乡还是那个故乡,20多年不变也不显过时,还是那个世外桃源。

    六月,回到清华。在北京的同学们一聚,男生们又喝高了……就像四年间的每一次班聚一样,男生们喝醉,女生们提心吊胆地护送他们回宿舍——是真的好。

    圣诞节,Sedona。繁忙的SZ终于间歇性away from keyboard,在壮美的Red Rock与温馨的B&B旅馆中,和我一起过了个美丽休闲的圣诞节。

    Hi 2014

    几天前,SZ问我,对新的一年有什么期望。我说并没有什么期望,总觉得“期望”这词充满着侥幸心理,好像不用努力只是闭上眼睛许愿就可以得到一样。我还是愿意相信,所有的一切都需要努力。工作学习需要努力,家庭生活亦需要努力。2014将会是充满挑战的一年,也许会有很多的惊喜。如果许愿,那就愿我在2014里,可以全力以赴,实现自己的梦想与期许,不辜负自己。

    2014君,你好哟!我会努力让自己一直幸福哒~!

  • RE-BLOG2013-11-15

    Tag:

    决定重新开始blog。

    大概是因为这几年庸庸碌碌,忙乱的忘记打扫,一旦闲了下来,就发现内心荒芜杂乱已到了不可接受的地步。那么趁着眼下的空闲,重整山河吧。

    时隔五年再度申请,时不时便恍惚看见隔着两千个日子的那个21岁的自己,那个有着梦想,有着迷茫不安的自己——好像和现下也并没有什么不同。就是那段时间开始这个blog,记下每日的流水账和白日里的幻想。六年了,都写了多少blog呢?过去的日子都藏在后台里,不愿再与人分享。这个blog知道的人并不多,但却也因为我对“wenshin”这个名字的执着而时而被身边的人发现,一想到黑历史都记录在blog里等着人们来发掘,对于A型血天蝎座的我来说,真是太尴尬,也太令人不安了。

    说到“黑历史”,想到离开上海前,和zennith还有shuzhan在外滩边的酒吧里互相pk黑历史喝酒的事情,一轮下来发现我的黑历史竟然无人能敌,真不知道是不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一段令人喷饭的黑历史最后还被用作shuzhan安慰朋友的段子,起到了正面作用,于我,也算是有一点点欣慰吧。

    最近常上QQ,话说这山寨货现在真是越来越好看了。被仿的ICQ呢,不知下落何处?上Q主要是为了XY和小蝴蝶,我已经快要忘记我们的宿舍到底是120A还是120B,倒是我们三个的感情一直没变。都说大学女生宿舍如何勾心斗角,还好我们仨都心够大,三角恋了四年也没闹出血案来。我们之间的感情没变,但每个人都有变化,三人一起聊天,总是以一个人发牢骚,另外两个人安慰以及出主意的形式进行。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烦恼,只是我这种闷出来的心病好像难以用语言叙述,也就难以向人求助,想想真是有够愁人的。